小草客户端app根榴

“你怎么选了这么多丹方?”佝偻老者见陆小天从地上拾起的诸多玉简,不由一愣,灵霄宫中从事炼丹的修士也不在少数,不过他还没见哪个修士一次性选择上百种丹方的,贪多嚼不烂这句话不止适用于修炼,炼丹也是。上百种丹药,难道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中级或者高级炼丹师吗?就算是整个灵霄宫,高级炼丹师也只有一人而已。中级炼丹师也不超过一个巴掌。而金丹修士灵霄宫有二十几人。“晚辈刚从血色禁地中出来,手上还有些灵石,一次将想要的丹方都复制一份,省得以后老是往这边跑麻烦。”陆小天解释道,他倒是想知道那几块黑色鳞片里面有什么秘密,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哪怕是同门,他也不会让这个佝偻老者知道自己身上有好几块黑色鳞片,能让一个筑基修士如此欣喜若狂的宝物定然不会简单。“原来如此。”佝偻老者点头,既然是从血色禁地中出来的,也称得上是劫后余生,身上有不少灵石也是正常的。这小子这么花虽然败家了一些,但也不碍着他什么事。交完灵石将这丹方都复制了一份后,陆小天返回吴文彬的石云峰,在石云峰山脚下,碰到了一对中年夫妇,气色灰败无比。那妇人哭哭啼啼。嘴里叨念着泽儿,中年汉子倒是与一年多前他在武斗台碰到被罗潜击败的程泽有十分相像。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陆小天便明白了大致是怎么回事,吴妍有个表弟,当初在武斗台与罗潜决斗,似乎是为了争夺苏晴的青睐,结果程泽略逊一筹,被罗潜击败跌落武斗台,陆小天因为没接程泽,还被闻讯赶来的吴妍给记恨上了。这对夫妇显然就是程泽的父母,只是之前跟吴妍来到石云峰的时候他得知程泽也进入了血色禁地,但却没能从里面走出来。这对夫妇心中惨痛是在所难免的。陆小天摇了摇头,失去亲人的可不止是这一对夫妇,如果是他们这些散修出身的人死了,又有谁会替他们去伤心?那些远在世俗国度的家人恐怕连音讯都无法得知。回到山洞,陆小天将复制的丹方都取出来,粗略地看了一遍,顿时一拍脑门,“倒是忘记了炼制更高阶的丹药需要一只更好的炼丹炉。”陆小天将原来的丹炉取出,顿时苦笑不已,距离领取筑基丹虽然还有些时日,不过此时再去处理一些琐碎的事务显然不合适。差点就差点,将就着用吧。炼不了更高阶的丹药,就炼品级低一点的。反正结界内里面不少灵草都是用来炼制炼气期使用的丹药。他也不可能将这些灵草都扔掉,直接拿去卖还会被人怀疑这大量的灵草是从哪里来的。紫灵草还有一些,先炼制聚气丹吧。陆小天将紫灵草等几分灵草分别按顺序投进了炼丹炉内。期间他想起之前在藏书殿看过其他炼丹师在炼丹上的心得。大多数炼丹士只能照本宣科的按照丹方上的步骤来。而高明的炼丹师则可以通过加大火力,让灵草在炼丹炉内加速融解,可以大量节省炼制丹药的时间。当然,这种炼丹方法比起按步就班的炼丹难度无疑要提升了数倍,甚至十数倍。需要炼丹之人对火力的控制达到极为苛刻的地步。稍有不慎,便可能因为火力过猛炼成废丹。因为火力太大的关系,不断投入的灵物操作的时间也变得更短,丝毫不能出错。对于聚气丹的炼制,陆小天早已经烂熟于心,做下决定之后,他取出大量的竹碳。开始升火炼丹。由于竹碳数量的增加,火力倍许于以往,紫灵草药力在丹炉内化开的时间大为缩短。噗—-没过多久,一股浓烈的黑烟从丹炉内冒出。清洗丹炉,再次生火。如此反复,十数日后,一股爆炸在山洞内响起,一直守在洞口的花豹也吓了一跳。花豹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满脸黑灰的青年从里面冲出来。青年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之后,双手插腰地大笑了起来。“陆,你是陆师兄?”陆小天建造洞府的小山树林颇为浓密,绿树成荫,吴妍转过几道弯后,来到距离洞府不远处,便看到一脸乌黑的陆小天,忍不住吃惊地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陆小天收拾心情,诧异地看向吴妍道,十几日没见面,吴妍也不至于认不出他来啊。“陆师兄,你的脸。”吴妍掩嘴一笑,看陆小天的样子十分新奇。“我的脸怎么了?”陆小天有些纳闷。吴妍抿着嘴取出一道镜子对着陆小天一照,陆小天一看,镜子里面的自己满脸黑灰,如果不是熟识之人,恐怕真是难以认出他来。“炼丹出了点乱子,让你见笑了。”陆小天此时明白过来脸上一阵尴尬。“这有什么好见笑的,陆师兄在同阶修士中难逢敌手,但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面面俱道,而且炼丹的事情急不来,想要提升,其难度比起提升修为还要麻烦,更要有巨大的财力支持。不过我相信陆师兄若是坚持下去,炼丹术也是一定会提升上来的。”吴妍见陆小天炼丹失败,怕他心情不好,出声安慰道。“呃,这.好吧。”陆小天不知该如何去说,实际情况自然不是眼前的表象这么简单。不过他在炼丹术上的造诣,也不需要跟吴妍说得太多。“对了,陆师兄,半个月的时间过了,今天是去灵霄宫主殿领筑基丹的日子,你不会忘了吧。”吴妍想到此行的最大目的道。“是了,差点误了时辰,你等我一会,我换身衣衫。”陆小天陡然醒悟过来。一柱香的时间后,重新换了身青色修士服的陆小天与吴妍各自乘上了一只灵禽赶往灵霄宫主殿。吹着空中散发着灵气的风,陆小天一阵神清气爽,以他的炼丹术,自然不可能无端地出现将炼丹炉炼炸的事。思绪一阵飘乎,前些天炼丹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事实上他加大火力炼丹的时候,前面好上百炉的聚气丹都炼废了。如果放在以前,连续出现这么多次的失败,他性情再坚毅,心里也难免会有波动与少许挫败感。不过这次炼丹的目的完全是出于让心境平和下来的目的,对于出丹率倒是没有什么追求。连陆小天也没能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在以一颗平常心炼丹,不以成丹与否而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反复的投入灵草,炼丹,清洗丹炉。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在这种情形下,他竟然进入一种极为空明的状态,类似于修炼出现的那种顿悟。陆小天也不记得是哪一次成功地出丹,而且还是一炉极品聚气丹。自从出了第一炉极品聚气丹之后,接下来数炉聚气丹都是极品。放在以前,他想要炼制出极品丹药,运气也要占很大的成份,像这样一连数炉都出极品的情况从未有过。如果是抱着成丹的目的去炼丹,他一定会喜于形色。不过进入这种空灵状态之后,此时陆小天心境并没有多大的波动,开始继续炼制炼气中期用的玄露丹。依然用数倍于以往的火力,这次比起聚气丹的过程要顺利了不少,只炼废了数炉,便又顺利出丹,而且一出来便是极品的玄露丹。跟上次的情况有些类似,炼制出数炉极品的玄露丹之后,又开始炼制乌华丹。这次比起炼制玄露丹还要顺利,似乎这种空灵状态进入得越久,炼丹便越来感觉。只不过由于炼丹炉的品质不足以支撑炼制更高阶的丹药,于是他将炼气大圆满使用的几种丹药都炼了个遍,其中最多的便是乌华丹,所出丹药几乎都是极品。陆小天自己都忘记过了多少日,直到后来,他鬼使神差的想试一下筑基期用的丹药,筑基初期使用的上等丹药,“培元丹”。由于炼丹炉的品质,他开始用平常状态的火力炼制,失败了数次之后,眼见得丹药已经快要成丹,正在他要开炉出丹的时候,炼丹炉到了极限,再也撑不住,轰然炸开,快成形的培元丹自然也就炸成了废渣,不过从之前散发的药香味,陆小天能肯定,出的丹药至少也是上品。哪怕是一个初级炼丹师,在数炉丹药内能炼出一炉,也绝对不是最次的水平,至于上品的培元丹,则需要很不错的运气了。他现在自觉对火力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以前难以启及的地步,虽然还没成功炼制出一炉培元丹,不过陆小天有信心,只要给他一个合适的丹炉,他一定能将丹药炼制出来,而且成丹率还绝不低。可惜丹炉炸了,若是再坚持一些时日,说不定他可以达到中级炼丹师,甚至高级炼丹师也说不定。陆小天咂了咂嘴巴。他不知道的是那种空灵的炼丹状态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是多么难得。很多从事炼丹的修士穷其一生,也未必能进入这种状态。至于结界内堆积的大量灵品灵丹,哪怕只是炼气修士使用的丹药,也是一笔记筑基修士难以企及的财富。算是意外之喜了,只是后面想要出手多少有些麻烦。炼丹术提升上来了,进入筑基期后,在丹药上的供应不出问题,后面的修炼想必也不会太慢。陆小天伸了一记懒腰,看来日后的情况,也不会太坏。“陆师兄,咱们到了。”数丈外,吴妍提醒着陆小天道,她有些奇怪,似乎今天陆小天走神的次数格外的多。这种情况在血色禁地中时,他是绝对看不到的。主持派发筑基丹的仍然还是雷万天与霍玉明,另外还多了一名金丹修士,正是苏晴的爷爷。吴妍原本以为自己来得是比较早的,结果发现她们赶到时,其他炼气修士几乎都已经到齐了,在场这么多人回头看过来,她面上不由有些发窘。陆小天摸了摸鼻子,其实这事也怪不得吴妍,若不是她来找自己耽误了些时间,就算来得不算早,但也绝对是中间水准。不过此时仍然不算迟到,只能说这些炼气修士对于筑基丹的渴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不少人甚至兴奋得乇夜未眠。“好了,现在人到齐了,现在开始派发筑基丹。当然,在派发筑基丹之前,有一些话必须要叮嘱你们一番,因为你们的努力,咱们灵霄宫这次算是出了风头,甚至将古剑宗与青丹宫获得的灵物都比了下去。你们获得的这些灵药对门派的贡献很大。正是因为有些弟子获得的灵物比较多,分得的筑基丹数量也不少。在满足本人筑基之外,可能还会有多余。筑基丹,关系到一个门派的兴衰。因此,绝不容许外流至其他门派,在你们筑基之后,身上有几颗多余的筑基丹,都需要向仙宫报备,可以允许在本仙宫之内交易。不过一旦发现从其手中流入其他门派的手里,本仙宫将直接废除其修为,逐出灵霄仙宫,你们要谨记在心!”“弟子等谨记在心。”所有的炼气弟子心头一凛,大声应道。面对金丹老祖的警告,他们丝毫不敢大意,哪怕他们已经筑基,但面对金丹老祖,仍然没有一丝反抗的可能。台上的霍玉明与雷万天又分别说了几句,然后开始派发筑基丹。陆小天这个异数自然是最先领到的,苏洪畴倒是重新打量了陆小天几眼,最近几日这个年轻人倒是在他那孙女嘴里说过不少次,不过看上去跟他知道的信息别无二致,其实一个弟子在炼气期有多厉害在他们这些金丹老祖看来并不重要,他们看重的是潜力。有进入金丹期的潜力,才会重点关照起来,否则一个筑基期便到顶了,这样的人在灵霄宫也有数百,相比起炼气弟子,自然是高高在上,可在金丹老祖眼里,也并没有多大价值。总之,苏洪畴的结论跟雷万天与霍玉明一般,陆小天这辈子筑基成功也就到头了。(未完待续。)独步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