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女下属

卡尔洛特毕竟是在卡蒙家族混的,自然对于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虽然心中悲怆,但还是很快找来了最信得过的医生朋友帮忙治疗。这个伤势最麻烦的地方就是要将子弹取出来。卡尔洛特不敢送奥尔默去医院,因为担心卡蒙家族会从医院的病历单发现他们还活着。那个时候就更麻烦了。千万不要怀疑卡蒙家族在翡冷翠的势力,这个家族的势力几乎遍布整个翡冷翠的任何场合。像医院这种地方,就更不必说了。当然,在医生赶来之前,卡尔洛特也对父亲的伤势进行了紧急处理,这种事儿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自然不是很难。说实话,要不是他处理及时,他父亲这条老命怕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丢了。只是让卡尔洛特有些惊讶的是,那位医生朋友帮忙治疗之后,就被直接抓走了。这普兰迪家族的反应,简直快得不行。卡尔洛特不知道那医生朋友会不会供出他们,所以才紧急离开了之前的住所,把人弄到了这座古堡之中。而现在,整个翡冷翠的医院、药店都有普兰迪家族的人在打探消息,寻找他们。当然,估计他们的身份还没有暴露,那个医生朋友嘴还是很严的。不然的话,皮耶罗的卡蒙家族就该全体出动了。毕竟奥尔默神卫昔日卡蒙家族的大佬,还是极有可能将皮耶罗的统治推翻的。普兰迪仗着皮耶罗对自己的信任,真得是可以为所欲为了。这一次,他对这个事情真得是非常恼火,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地下重伤他的人。他之所以会几乎让普兰迪家族的人倾巢出动,就是为了找回失去的面子。不然他还怎么在翡冷翠混?还怎么号称皮耶罗账下第一猛将?说句不好听的,如果奥尔默不是卡尔洛特的父亲,只怕卡尔洛特都要将奥尔默给交出去了。在这种地方得罪了这种人,真得是非常危险的。这个普兰迪又是一个极为残酷阴狠之人,他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胆敢挑衅他的家伙们的。从普兰迪的发家史就可以看出来,这厮有多疯狂了。其实除了这个事儿之外,普兰迪还干过别的非常凶悍的事儿。有一年,翡冷翠市郊有栋住宅楼要建,普兰迪得知消息后,立即强行插手,后来看报价不高就放下了。不久一位外地来的建筑老板打算包这个工程。普兰迪找到他说:“这是我的,你休想插手。”那位外地老板对普兰迪的恶名早有所闻,只好让出来。谁知普兰迪又找到他说:“你包也得包,不包也得包。”并声称他在工程上花了二十万欧元,各种基建手续由他来办,要求那个外地老板一共给他六十万欧元。这个工程根本就赚不了二十万,那位外地老板自然不甘心。可是第二天,他就被打得差点下不了床。那位外地老板自知得罪不起普兰迪,只好分三次付给普兰迪足足六十万欧元。还有一件事儿,是最近才发生的,普兰迪看上了翡冷翠附近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城市。不过那地方并没有他的势力。他就琢磨着要怎么先弄到一些钱,来为自己在小城的将来打好基础。后来他发现,这个小城虽然不大,但却是附近几座大城市的交通枢纽。基本上来自意大利南部和北部的客人,都要从这里过。所以这里的客运非常发达。只要你自己手里有客车,那么就有赚不完的钱。这样赚钱的路子,普兰迪怎么可能放过?不过错过了最初的原始积累,他自然不可能按部就班地进行发展。为了抢生意,他自然就要用一些比较狠辣的手段了。普兰迪发现这座小城的客运市场管理混乱,有利可图,于是安排手下一帮人,强行低价收购小城至意大利南部和中北部大城市的客运车辆数十辆。这些客运车主一般一辆车的成本要花去30多万欧元,而普兰迪强行收购时每台只付五万来欧元,如车主不从,则采取强行阻客、暴力威胁和殴打的办法。普兰迪就是用这种手段垄断了小城这个客运中心的客运市场。卡尔洛特曾经调查过,这老东西光是凭借这一点,一年时间就可以从中捞取上千万欧元的收入。可普兰迪这家伙还不满足,后来,他还强行垄断小城的禽畜贩卖行业;同时,在小城非法垄断蔬菜销售行业,将菜价涨至原来的三四倍,引起民愤。可他根本就不怕。他有钱,有人,而且跟当地官方的关系非常好,谁敢招惹他?当然了,如今的普兰迪因为年纪渐渐大了,再加上社会地位的提高。所以一般不会亲自出手去干那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要知道,他的庄园里面进出的,那可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想要办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做那些极端的事儿,只需要说句话,别人就替他办了。在整个意大利中部,除了卡蒙家族,就属他这普兰迪家族风光了。说实话,当初皮耶罗继任的时候,奥尔默和卡尔洛特还曾希望普兰迪能够遏制一下皮耶罗。却没想到皮耶罗轻易就把普兰迪给驯服了。这只能说明人上有人啊,皮耶罗看起来没有什么阅历,但是的确比普兰迪更可怕。按理说,这一次的事儿,只是小事儿,就算普兰迪生气,也不至于全城大动干戈。可他就是那么做了。这让卡尔洛特心中极为不安。所以才会在古堡里待着,一直都没出去。就连古玩店那边,也直接关门歇业了。平日里要吃什么,都是帮佣出去买的。这些人因为都是普通人,大众面孔,就算是普兰迪,也不可能怀疑到他们头上去的。普兰迪一直在找奥尔默,可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奥尔默居然会住在这么一座奢华的古堡之中。毕竟这古堡连普兰迪当初都觉得贵,所以没有出手去买。小小一个古玩掉的老板怎么买得起?这就使得古堡附近,反而显得很是安全。“我看这普兰迪是真该去见撒旦了。”听完了卡尔洛特的叙述,张天元冷冷说道。鉴宝秘术